提起武侠小说,就必定会想到金庸、梁羽生、古龙……这些人的作品伴随着一代人走过了他们的年少时光,武侠小说中,飞檐走壁的轻功,快意恩仇的江湖,隐世不出的高人……让无数人为之神往。作家笔下塑造的人物形象立体,个性鲜明。不同的人物共同组成了缤纷多彩的武侠世界。

总有那么一些人,皎洁如夜空的明月,却命运坎坷,结局令人唏嘘,成为我们记忆中的“白月光”。

白飞飞,古龙小说《武林外史》中的人物,幽灵宫宫主,与母亲相依为命二十年,以向生父柴玉关复仇为人生最高目标。她自幼被母亲鞭打,灌输复仇的思想,极度缺乏安全感。噩梦般的童年经历造就了她悲剧的性格,也为日后与爱人沈浪的悲剧收场埋下了伏笔。

在书中,白飞飞的结局是一个人放下所有去浪迹江湖了。而在影视作品中,她得知自己不过是母亲捡来的孤儿,与所谓的仇人“父亲”一点关系也没有。她背负的仇恨和受过的折磨都变成了一场笑话。最后在沈浪有危险时为他挡下致命一击,香消玉殒。

岳灵珊,金庸武侠小说《笑傲江湖》中的重要人物之一,出场贯穿全书四分之三。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和女侠宁中则的女儿,与令狐冲青梅竹马,后嫁于师弟林平之为妻。

作为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宁中则的独女,生性善良、活泼好动、秀丽可人、爱与师兄们开玩笑,却又不失礼貌规矩,所以获得大家爱护迁就。

她人生最大的挫折就是遇到了林平之,与其成婚后饱受折磨甚至死在他手中。丈夫林平之为了向她爹岳不群复仇,答应与嵩山派合作,并为了向左冷禅表忠心而一剑杀了她。临死前,天性善良的岳灵珊仍请令狐冲代为照顾林平之,最后伴随着绝望和伤痛死在令狐冲的怀里。

碧瑶,萧鼎著名小说《诛仙》中的人物,书中的设定是王宗宗主鬼王和狐女小痴之女,圣教四十三代弟子,鬼王宗少主,身份高贵。在河阳城集市初遇张小凡便惊鸿一现,两人不打不相识,她是张小凡的恋人,也是张小凡的挚爱,与他共同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劫难,感情逐步加深,最后确定恋人关系。

但正魔殊途,在正魔大战中强行发动"痴情咒"将一身魂魄精血散尽为张小凡挡下诛仙剑,舍命相救。幸因一魂存留在合欢铃中,得以肉身不灭,十年来一直沉睡未醒,后来在四灵血阵大功告成引发的狐岐山崩塌时肉身失踪,只留下一角绿色衣裳和合欢铃,她的爱人张小凡回到草庙村,将她留下的一片衣角挂在屋檐下以纪念碧瑶。

阿朱是在《天龙八部》中登场的虚拟人物,段正淳与阮星竹之长女,为慕容复二婢之一,居“听香水榭”,武功不俗,擅易容术。

她活色生香,娇俏可喜,个性精灵顽皮,古灵精怪,善解人意,聪明伶俐。她与前丐帮帮主萧峰相恋,然而萧峰却一心想找出杀父仇人,被丐帮马大元副帮主的夫人康敏误导,认为自己的杀父仇人是段正淳。

阿朱得知自己身世,担心萧峰会杀死父亲段正淳,更怕萧峰难敌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,最后乔装成生父段正淳,在青石桥上被萧峰失手打死。

程灵素,金庸小说《飞狐外传》中的人物,医学名宿“毒手药王”无嗔大师关门弟子,名字由《灵枢》《素问》两本医学经典而来。机智聪敏,料事如神。身段瘦小如幼女,面有菜色,只有一双眼睛又大又亮。

身为无嗔大师的关门弟子,有着天底下最厉害的下毒解毒功夫,却处处以德化怨,有着菩萨一般的善良心肠。她宽恕作恶的师兄师姐,救治作乱的小铁,替弱者王铁匠出气,援手替姬晓峰疗伤…… 身为毒手药王的弟子,她却从来没乱下一次药,生前也不曾杀死一个人。

直至最后为救胡斐,牺牲自己替他啜毒。生命方休之时,她才出手布局,假手于一段蜡烛,在她死后替师父清理了门户。即便是这时,她也给了那三个蛇蝎一般的人最后一个机会:如果他们不那么夺书心切、乘夜赶来,他们是不用点上那致命的七心海棠的……

作者妙笔生花,塑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难忘的经典角色,经过影视剧的二次加工,赋予了书中角色具体的人像,丰富了一代人的童年记忆。

岁月荏苒,扮演者或许有些韶华已逝、青春不复,但是他们留下的经典角色还是一代人记忆深处不可磨灭的“白月光”。

多年后回头再看,依旧会勾起年少读书的记忆,再为他们的命运叹一声“意难平”。

除了上面提到的,还有哪些角色是你念念不忘的童年“白月光”?点击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@读好书Dayoo公众号,留言告诉我们吧~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